最近更新

一个时代睡了

  缺失 文/陈丽云   一个时代睡了,紧接着一个...

黄昏来过

  错乱 文/晴天   远方的钟刚刚跳过一个时区 ...

卖酸粉姑娘的爱情

这篇写于2012年的小文章,总能让自己想起一些往事,关于历史,关于写作...

镜子

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小敏刚进门,一扔书包又跑去玩了。 “哎,敏,不是说段...

影视

[经典杂文]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

文/王小波   我过二十一岁生日那天,正在河边放牛。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着了。我睡去时,身上盖了几片芭蕉叶子,醒来时身上已经一无所有(叶子可能被牛吃了)。亚热带旱季的阳光把我晒得浑身赤红,痛痒...

[经典杂文]男人的进化

文/鲁迅   说禽兽交合是恋爱未免有点亵渎。但是,禽兽也有性...

[经典杂文]影的告别

文/鲁迅   人睡到不知道时候的时候,就会有影来告别,说出那...

[经典杂文]荒诞是什么

文/余华   我写下过荒诞的小说,但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荒诞...

诗歌

立夏前的那场雨

最近偶尔会吹一点风 只是也不怎么冷了 有些告别需要一场雨 比如这个春天的悄然离去 土地长出一串串美丽字符 折叠成秘密寄往不知名的邮局 立夏前那场雨一直下,一直下 淹没了所有信号 锁住所有门窗 我像个孩...

一个被花惊醒的早晨

  夜风抽走一层棉被 南宁的三月仍有些冷 梦的长河被切割成一...

[校园诗歌]终点

文/陈丽云   土壤揉搓裂迹如僧钵里潜伏的黑馍 笔尖和油纸构...